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广东省二院强柱在线文章专辑:与微信公众号同步更新
  • 18672阅读
  • 87回复

我与强直的斗争史(连载,不断更新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纸上生花
发帖
43
论坛币
1290
所在地区
湖北
只看该作者 40楼 发表于: 2017-01-16
十六 黄姜泡酒
Ja ,Cvt  
t-LG }nv  
_sbp6ZO_  
        大二的暑假,我外婆说一定要到她那里去住一段时间,她要用黄姜泡酒跟我搓脊背,说一定能够搓好,她说前面楼房住一个爹爹拄着拐杖,现在拐杖扔了,每天还上街买菜,说要我一定去。 ,6r{VLN  
       其实黄姜泡酒我很早就已经试过了,那时候我还是刚发病不久,只有一年多的时间,母亲也是听别人说黄姜泡酒有作用,她挺着大肚子,把在炉子上烧得滚烫的一盆黄姜酒放在我脚底下,盆子上面横着木棍,我的脚就放在木棍上,外面用大毛巾裹起来,每次母亲闻着那股酒味,就忍不住想吐,没有办法,可伶天下父母心,她顶着强烈的吐意,硬是持续的黄姜泡酒煮沸熏泡脚,那时候满屋子都是酒和生姜的味道,别人来我家做客,以为我家是酒作坊。让人最难忘的事情是,泡了一个多月的酒,我爷爷把那些酒找出来喝了,我昏死,因为每次泡完又重新到会到大玻璃酒瓶,担心酒挥发了起不到作用,也不知道那天爷爷来我家,他把自己药酒和黄姜泡酒搞混了,便喝了。后来爷爷说没有事情,我想爷爷听了那是我泡脚的酒估计心里面阵阵反胃。 77Bgl4P  
       我没有办法拒绝外婆的好意,于是便住在外婆家,外婆一个人生活,外公去世有十多年,在这么多外孙当中,外婆最喜欢我,她总想把我的病治好,和老年人住一起诸多不便,外婆喜欢早睡早起,她晚上7点半就上床睡觉了,早上5点多便起床,每天要念三次佛经,早中晚,从没有断过,外婆信仰佛教,每次乡里的庙翻修或是做活动,她都要捐钱,母亲姊妹七人,外婆还包养二个大姨,最后还认一个干亲,一共是十人,这个家族太厉害了,外婆常说不是我念阿弥陀佛,你们怎么能够家家平安,风调雨顺啊。 YZ+RWu9K  
       外婆找出花布把黄姜抱在中间,再沾上白酒开始在我身上搓起来,刚开始冰凉的,因为酒精挥发带走皮肤表面的热量,随着不断的反复摩擦,逐渐暖和起来,我在前面弯着背,双手撑住膝盖,心里面真心不是滋味,当时外婆是70多岁的高龄,自己照顾自己都困难,还在我背后拼命的使劲。我越想越难受,眼睛便红了,她搓不了一会便气喘吁吁,停一会便又搓了起来,每天搓两次,每次半个多小时。硬是在外婆家搓了一个多月,外婆说你已经好了,你看你现在走路的姿势也变了,和好人没有什么区别,回去一定要注意保暖,别搞冷水。 1 `KN]Nt  
       那个夏天,我自己感觉病是要好一点,不过好景不长,回去没过多久,就又回到原样,外婆说:“我都已经把你诊好,你自己把自己搞发,哎……”。我说是是,都是我没有注意好,都怪我自己,其实我自己知道这个只能缓解一下疼痛,谈不上治好,但是老人的心不能够辜负。
离线纸上生花
发帖
43
论坛币
1290
所在地区
湖北
只看该作者 41楼 发表于: 2017-01-18
十七   张四海按摩院
l|hUw  
        这些年,在我身上走过的指法不下百人,上到市长请去按摩的,下到给平头百姓按摩的,我都试过,师傅手艺高不高,在我身一试便知,我的身体过于僵硬,一般的师傅是按不动,一般去按摩院我很少请女师傅。 ti &J  
        最早开始接触按摩推拿是在军工总医院治病,那时候刚发病不久,给我印象深刻的是军工医院那位女伯伯,伯伯年纪有五十多岁,身体微胖,特别有劲,她的手法独到,每次都能拿捏到位,我在她的手掌下,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鸡儿。那时候还不知道膀胱经,每次拨动膀胱经的时候,味道是酸、疼、胀、痒、羞五味齐聚,甚是难忘。做完按摩就做理疗,一套流程下来得一个多小时,每每看见她一身大汗,我心里充满感激。 5?Wto4j  
往后找的按摩医生都不如哪位女伯伯,直到张四海的出现,张四海年龄不是很大,估计不到四十岁,70后,身体瘦弱,感觉像见风倒,那时在外婆家用黄姜泡酒后一段时间,听说鄂城区那里有位盲人按摩特别的厉害,一般的什么腰间盘、肩周炎等等他按个两三次便症状减轻,一周便病去身轻。这么厉害的人当然要去试试,走道鄂城区区委对面的小巷,一个赫大的招牌上写着张四海盲人按摩院,不知道还在不在。每次找的人都是络绎不绝,无论什么时候来都起码要排上半个多小时的队,终于等到我了。 sp* Vqd  
        他眼睛紧闭,基本上看不见,感觉上有人进来便和气的说:“来,请躺下。”顺手一指,我把脑袋放在按摩床的洞里面,身体像鱼肉放在床上,等待着他的拿捏。他问有什么不舒服,我说哪里都不舒服,于是把自己的病情如实的告诉了他。他说:“好,你躺好,不要紧张”。看他弱不禁风的样子,手上的确有劲,从脊柱两侧的肌腱来回反复点、拨、捶、捏,顿时我感觉背上僵硬感要缓解不少,截止搓拿我的地髂关节,他像庖丁解牛一样,对每一个重要的关节和部位了如指掌,下力也是恰如其分,那时我的颈子就开始受限了,看天还行,左右差了一些,左右活动的范围估计加起来只有100度左右,一般正常人是180甚至更多。他了解这一情况,双手从下面扶着我的脑袋,先是跟我拉家常,说着谈那,突然发力,只听着我的颈子卡的一响。我心想完了,这不会扭断了吧,按完后,我缓慢的起身活动一下颈子,感觉轻松多了,四海真是厉害,一般人不敢动,怕出问题。后来在他那里按了将近一个多月,有时是他徒弟按的,那和他差远了,那段时间颈子受限得到缓解。 z ;u  
        感谢在强直路上给我按摩的师傅,虽然说按摩只能缓解症状,不能真正的治病,但是我想,在强直路上,任何手段只是想延缓病情的发展,多少还是管用的。 $Q*<96M  
zuJtpMn  
离线馨儿

发帖
521
论坛币
6450
所在地区
河北
只看该作者 42楼 发表于: 2017-01-18
按摩也有一定作用,只是对于重病者作用小
离线十七少
发帖
12
论坛币
50196
所在地区
只看该作者 43楼 发表于: 2017-01-19
这“小说”写的可以

发帖
57
论坛币
1479
所在地区
只看该作者 44楼 发表于: 2017-01-21
通篇看完了,唉,满满的都是泪啊,看到楼主经历的草药吸湿,想起来我在湖北洪湖中医院的麝火疗法,医生用签子沾上像沥青似地药用火点着在腰上和背上按烧,有十来处,回到家后每天用医院拿的药膏贴上,往外吸脓,前后大概吸了一个月,烧的那个点先是溃烂,之后伤口慢慢变小,长出新肉。好折磨人了。
离线赵天涯

发帖
1556
论坛币
93860
所在地区
河北
只看该作者 45楼 发表于: 2017-01-21
任何外在的治疗都是为了配合内部的治疗和调整,强直看似骨骼变形,实则是内虚邪居所致,解决不了内虚邪居的矛盾,治疗效果有限。

发帖
6213
论坛币
124298
所在地区
江苏
只看该作者 46楼 发表于: 2017-01-21
回 不想强不愿直 的帖子
不想强不愿直:通篇看完了,唉,满满的都是泪啊,看到楼主经历的草药吸湿,想起来我在湖北洪湖中医院的麝火疗法,医生用签子沾上像沥青似地药用火点着在腰上和背上按烧,有十来处,回到家后每天用医院拿的药膏贴上,往外吸脓,前后大概吸了一个月,烧的那个点先是溃烂,之后伤口慢慢变小,长出新 .. (2017-01-21 17:01)  z2/!m[U  
t^E hE  
看到你其他帖子得知,结果无效。。。我也去过湖北洪湖中医院,喝中药粉,黄藤酒、追风酒、全虫酒,对我不管用。还好没搞麝火。。。
本人是AS病友,所发表意见仅供参考,如有不当请多见谅!  建议看病尽量去三甲医院,具体治疗方案咨询风湿科医生!
离线纸上生花
发帖
43
论坛币
1290
所在地区
湖北
只看该作者 47楼 发表于: 2017-01-23
十八   吴王城拔罐
JE%A|R<Jl  
        从刘教授走后,便只吃柳氮磺胺吡啶片和英太青两种药,期间消停一段时间,不是这里去按按摩,就是那里去做做理疗,疼痛有时候重,有时候轻,没有能够完全阻断病情的发展,只是在引线点燃火药桶前,我期望它燃烧慢一点。 |9NIGg'n  
        大三从云南写生回来,半个多月在那边,跟着大部队走过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身体好的人无所谓,同学们是旅游写生,我是苦行煎熬,对我来说那是一段痛苦的回忆,我不想去想。 >mIg@knE  
        回来后反而更是疼狠了,在外面有口气撑着,回到家躺下去就疼得更厉害了,父亲说我四年大学把病读的越来越严重,病情也进一步发展了。进大学之前,我身体上没有那个部位受限,大学读完,颈子上下左右活动范围缩小了很多,平常没有注意,这个病最大的特性就是一直在隐秘发展,09年过年在小舅他家吃年饭,当时是一个摇头的活动,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失去摇头的功能,在一起吃饭的亲人无不为我叹息,这么好的一个小伙子,哎……心有不甘,确是无力回天。 RSWcaATZN  
        不知哪天奶奶在菜场买菜听说吴王城(原三国吴国都城旧址,现已开发成商业住宅)里面有位太婆拔罐相当厉害,而且能够诊强直,怎么办呢?这些年不就是这样嘛,只要有一线希望,就一定要去试一试,不管结果如何,我们也管不了结果,那位太婆在吴王城开一家小副食店,我走进店中,发现有几个和我一般大的人在拔罐,他们清一色的退去了上衣,比酒盅稍大的玻璃罐紧紧的吸在他们的皮肤上,有的部位已经发紫,有的部位甚至发黑,大多数的部位都发红,这些红红紫紫的圆粑粑,就像是强直路上的一个个烙印,我和一位病友聊天,得知他是从江北那边过来的,黄冈地区,我心想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副食店还有这么多人慕名前来。真是不简单啊! xDrV5bg  
        太婆了解我的病情,她说先试试,不确定能够治好,于是我退去上衣,露出完好无缺的上半身,太婆熟练的点着酒精,把罐子里的空气燃烧完毕便扣在我身上,把整个脊椎都覆盖下来。我也没有在意他这些罐子消毒是否,拔罐这种我在各大医院都搞过,也很熟悉,并且我很享受那种感觉。 `"y{;PCt_  
很多人怕拔罐,觉得很疼,我觉得把皮肤吸起来那种麻胀的感觉还行,这是典型的受虐型的人。但是到太婆这里之后发现完全不是我以前的那种感觉,一般来说,拔罐时间不宜过长,在一刻钟左右,时间越长,皮肤越受不了,最后的结果会导致皮肤长期处于真空低压环境中,皮肤受损,太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在这里拔罐一般在半个小时,有时候会更长,这是因人而异,这时候,看见前面去的病人在取罐,听见那一声声呻吟,是坚强的男子汉也受不了这份罪,只见血水和黄水一起顺着脊背流淌下来,裤子都湿了一大片,等水流干,太婆拿着卫生纸将伤口一点点的檫干,只见那黑粑粑里面露着红肉,惨目忍睹。 V; 9 }7mw  
        回过头说说我自己现在的感受吧。一般人忍受15—20分钟已是极限,太婆看我耐力强,玻璃罐子把肉挤成一个个小山包,就是没有破皮,于是继续,20分钟后,背上每一个小山包感觉要迸发出来,真的是疼痛耐忍,我对太婆说,太婆行行好,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太婆说你这怕疼怎么能治的好病,于是又坚持5分钟,那时候我心里默默的数着数,希望时间像流水一样早点过去,如果不是太婆一句说好了,我估计真要疼昏死过去,拔罐更疼,因为背上的皮肤都已经受损,碰一下都疼,太婆用他干枯的手指按住旁边的皮肤,一个又一个把罐子拔了下来,我感觉自己像一条剑齿龙,一列山包沿着脊柱向下延伸,已经感觉不到血水和黄水向下流,人已经痛麻木了,因为离家近,加上拔火罐,没有人陪我来。我问太婆多少钱,太婆伸出3根手指,我以为要三百,谁知只收了我三十元,我心想,下次绝对不来了,倒给钱我也不来。 Qd8b-hg  
        我艰难的穿上衣服,蹒跚的离开这家副食店,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遭这份罪,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不敢回首,那些黄水是不是就是大众所想的湿毒呢?这些不知道留了多少这样的黄水。我总想应该还是能起些作用吧,不然我的份罪不白受了吗? /! ^P)yU,  
c>Z*/>~  
离线纸上生花
发帖
43
论坛币
1290
所在地区
湖北
只看该作者 48楼 发表于: 2017-01-23
十九   步入社会
^('cbl  
        时间如白驹过隙,病情如滴水穿石,不经意间患病将近十年,这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和家人知道,而今即将步入社会,虽说得了强直,但不妨碍自己去追逐梦想,你看周杰伦、蔡少芬不都得了强直,还是活的好好的,不仅功成名就,还受万人敬仰。 |a(Q4 e/,  
        2009年我从江汉大学毕业,5月份同学的引荐下,一起到张纪中室内建筑设计工作室。那时候怀着一份激情和梦想,鼓足干劲,一心想把事情做好,得到老板的赏识。可是事与愿违,我在那一年里才领会到社会的残酷与无情,好在和兄弟在一起,什么都一起扛。那段时间几乎是天天加班,做设计嘛,设计方案和效果图反复的修改,那时候身体比较争气,没有给我拖后腿,病情处于一个缓慢发展的阶段。我们在离公司不到五分钟的路程租了一间房子,那个时候虽然工资低,就连顾自己的基本生活都很困难,但是我们学了不少东西,也算是拿知识工资,老张那里有不少的设计类的书籍,是我们在学校里面没有见过的,我画效果图的能力主要得益于在老张那里锻炼,哪个是不懂事,相当的狠老张,背地里骂他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邪恶的资本家,每天我们做的最累、最苦,发工资的时候最少。 #uWE2*')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汉口宝丽金楼盘第二天开盘,我们在那接了三套样板间,家装配饰在开盘的前一天晚上才送到,我们在寒风瑟瑟的冬天等到11点多,一辆红皮的货车把配饰从广东那边运来,因为时间晚,没有办法请搬运,于是我们这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设计师”把一件件东西搬上11楼,再一个个拆分摆到位,等把这些事情做完,都到凌晨5点钟,老张拖着我们回公司,他边开车边说着风凉话:哎呀,你们这些大学生脑子里都是浆糊,你看你们这些喝牛奶长大的还不如我喝米汤长大的等等。我们倦意十足,没有心情理会他,只是附和是是是。第二天,因为没能够按照时间上班,他骂我们都是王八蛋,哎~~~。那年腊月二十九吃年饭,老张没有放我回家,爷爷至今都耿耿于怀。时至如今,我同学已经自立门户多年,我们一起聊老张时候,对他那种粗暴的管理手法嗤之以鼻,但是我的确是在老张那里学到东西了,那一年我感觉自己是进步最快的一年,看过一本叫做《感谢折磨你的人》,人都是有惰性的,在自己无法克服自己的惰性,借助外力帮助自己克服惰性也是一种很好的方法。现在我已经不那么狠老张了,相反后来我还一直感谢他,感谢他把我骂醒了,感谢他让我认识到社会的残酷,感谢他让我在自己体内酝酿一股不服输的气。 .;%q/hP  
        在老张那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收获了两份爱情,这也许是天天打鸡血的动力吧。 @W [{2d  
离线学者学者
发帖
412
论坛币
8262
所在地区
天津
只看该作者 49楼 发表于: 2017-02-08
楼主试过这么多方法,其实你应该早期就打生物制剂,估计脖子就不会有问题了
离线夏日玉兰
发帖
73
论坛币
700
所在地区
只看该作者 50楼 发表于: 2017-02-08
纸上生花讲的很好,很感人,也很辛酸,请继续!
夏日玉兰
离线纸上生花
发帖
43
论坛币
1290
所在地区
湖北
只看该作者 51楼 发表于: 2017-02-09
回 学者学者 的帖子
学者学者:楼主试过这么多方法,其实你应该早期就打生物制剂,估计脖子就不会有问题了 (2017-02-08 18:00)  +q l  
=9fEv,Jk  
现在打益赛普来的及吗,我看过很多关于益赛普的介绍,身边的人也有打的,有个感觉不明显,有的持续不了二年就复发了,而且这个副作用也很大,我想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打益赛普。
离线纸上生花
发帖
43
论坛币
1290
所在地区
湖北
只看该作者 52楼 发表于: 2017-02-09
回 涓涓细流妹妹 的帖子
涓涓细流妹妹:中药治本,西药治标,骗子用这句话骗了多少人![表情] 从小我妈也是这样教育我的。。。[表情]  (2016-12-30 12:04)  r}ZLf  
'!Hhd![\=|  
前面没有机会感谢版主,因为发帖不到25,我会继续把自己的强直故事讲完。
离线纸上生花
发帖
43
论坛币
1290
所在地区
湖北
只看该作者 53楼 发表于: 2017-02-09
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工作顺利,最主要的是将自己的病情控制好,我觉得这个病,是一场人生的修行,好事多磨,勿要丧失与强直斗争的精神,它要强直你,你便要强治它,生命不息,斗争不止。
离线学者学者
发帖
412
论坛币
8262
所在地区
天津
只看该作者 54楼 发表于: 2017-02-10
回 纸上生花 的帖子
纸上生花:现在打益赛普来的及吗,我看过很多关于益赛普的介绍,身边的人也有打的,有个感觉不明显,有的持续不了二年就复发了,而且这个副作用也很大,我想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打益赛普。 (2017-02-09 16:31)  )fxo)GS  
$ 1ak I  
不知道你有没有关节融合 融合了打就意义不大了
离线江松
发帖
155
论坛币
1273
所在地区
辽宁
只看该作者 55楼 发表于: 2017-02-26
回 纸上生花 的帖子
纸上生花:现在打益赛普来的及吗,我看过很多关于益赛普的介绍,身边的人也有打的,有个感觉不明显,有的持续不了二年就复发了,而且这个副作用也很大,我想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打益赛普。?(2017-02-09 16:31)? <a4 iL3  
uAPLT~  
太对了,要多说,让更多的人知道
j
离线江松
发帖
155
论坛币
1273
所在地区
辽宁
只看该作者 56楼 发表于: 2017-03-08
看了楼主的帖子,感同身受,令人唏嘘。 yK @X^jf  
       我的发病经历和楼主相似,但是比楼主好些。治疗过程也有雷同,但囿于当时的医疗水平,没有很折腾,我自己发病较晚,年龄较大,有一定的判断能力,后来就没有外求了。这大概也是大部分强直患者大体上要经历的。 #b]}cwd!  
       楼主能现身说法,功德莫大。我一直认为,强直不是遗传病(有遗传倾向或遗传相关性说法似乎更合理),武断的说是遗传病是极其不负责任的。不能因为表面上的家族性就认为是遗传。不是遗传病是由这个病的病因病理决定的(病因病理我打算另行开贴。这里我建议看看赵天涯的帖子,说的极有道理)。而且,这个病可以治愈,并非是不治之症,这一点特别重要。凡是宣扬这个病是不治之症、是不死的癌症的人要么是无知无能,要么是别有用心!病友们要警惕。 ;GSfN  
        这个病起病隐蔽,病程漫长,症状复杂,后果严重的确是事实,但不是不治之症。就病因病理来说,可以治愈;事实上也有好多病友通过自身努力缓解,甚至战胜了强直。把这些经验总结起来,就可以找到战胜强直的科学实用的方法。目前的医生缺乏的是对这个病系统全程的的观察、研究,理论上和治疗上都是处在盲人摸象的状态。被复杂的症状迷住了,被严重的后果吓住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技术的进步,经验的积累,探索出快捷有效的治疗方法是必然的。我郑重地告诉大家,强直可以治愈,大家要有信心! @; j0c_^"!  
       因为医界对此病认识不足,中西医理论上脱节,现实需求导致治法混乱,许多治法根本就是没有道理的,甚至是饮鸩止渴!那个免疫抑制剂,多么混帐的逻辑,还在给患者用!所以患者自己要有判断,要擦亮眼睛不要被骗子骗,不要被庸医误,不要当小白鼠!我的经验是主动锻炼(太极拳,气功,瑜伽,慢跑等),被动锻炼(针对性按摩,开关节,拔筋骨,通经络,这个要用到器械),药物(以中药为主,温阳补元,化痰祛瘀,缓急并用),修养、饮食起居辅助之。反对激素,反对免疫抑制剂,反对长期服用止痛西药。我以前发过一个帖子(强直性脊柱炎不是病),因为自己没有完全恢复,感觉没有说服力,就没有续下去。想等完全康复再把完整的经验写出来。 ?j^?@%f0  
       感觉楼主想为患者做些事情,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如果能把康复(缓解)过程,方法,乃至花费都写出来,给有心的人一个预期就更好了 I?:+~q}lZr  
       痛苦的经历会改变人的心态。我以为大凡人有四恩,生恩,养恩,教恩,救恩。父母因为能力,环境等因素,可能没有能力及时解决子女遇到的各种问题,会给儿女造成极大的困扰。但怨尤之心于理不合,于病更是无益,切不可存。此病磨难,何尝不是一场修行呢?! nvUkbmZG#  
        愿强直患者都能康复!
j
离线cbyd
发帖
41
论坛币
1484
所在地区
国外
只看该作者 57楼 发表于: 2017-03-09
我三十年的老强直了,很多药都用过,也和你一样上过当。好在经济条件比你好,后来到了深圳一直用“益赛普”就基本上没有痛苦了,缺点就是药效太短,每周两次去医院打针太麻烦。后来来了美国,医保用药就是“阿达木”效果确实好而且20天打一针,因为这个药自带注射器和酒精棉,可以直接寄到家那里自己注射,现在基本上和常人没有区别了。你在国内可以尝试使用“益赛普”深圳是纳入医保范围的。
离线纸上生花
发帖
43
论坛币
1290
所在地区
湖北
只看该作者 58楼 发表于: 2017-03-12
二十 刘春林和严华山
p`V9+CA  
        刘春林今年40多岁,是母亲同学的老公。他和燕子阿姨谈恋爱的时候就患上强直,90年代初医疗技术不发达,不知道有强直这类病,听燕子阿姨说:“那个时候我们家里不同意,因为他有病,具体什么病也不清楚,只知道脚疼。”可是刘叔叔没有放弃,与病魔较量的痛苦普通人是不会明白,就如化蝶般的痛苦吧!后来刘叔叔战胜了病魔,迎娶了燕子阿姨,可以说在强直患者中算成功者,后来医疗技术发达了,再加上本身在医院工作,刘叔叔才知道自己患的强直。这些年控制比较好,前些年过年的时候,我在街上碰到他,他陪着的孩子理发,我问他:“你现在还痛不痛?”。 -T="Ml &  
        他说:“有时候痛,但是我抗住,没有吃过止疼药。” UqQZ A0e  
        我很诧异,“这二十多年你一直都没有吃止疼药吗?”  kc/H  
        他点点头说“疼的时候,就把热水袋往疼的地方敷着,那时候家里条件有限,经常疼的整夜都睡不着觉。现在有条件了,病痛基本趋于缓和的状态,但是基本每个星期都要去中医院做一次理疗,按下摩,扎下针,缓解一下僵硬的程度。” 5D@Q1   
        我眼里充满敬佩的眼神,他基本上和正常人没有区别。走路上也看不出来,药基本上没有吃,就是通过锻炼和理疗控制相当好。他有车,除非要出远门,平常都是骑自行车上班,他家与单位有十几里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什么战胜不了! T)?@E/VaS  
        严华山今年有50多岁了,他是母亲的小学同学,一个湾子里的人,和他认识的时候是2010年前后吧,经过母亲介绍,他知道我得了这个病,就带我到同济去找刘教授看看,那时候他除了脖子有点受限外,其他没有多大问题,他得这个病有十年了。 U},W/g-  
        他对我说:“我现在孩子已经工作了,就差结婚了,我的人生的任务差不多完成了,但是你的路还长,你一定要想办法诊。” a/xCl :=8q  
        这些年他找刘教授把病情控制不错,母亲说他在医保局上班,很少坐办公室,抓住一点时间就要活动,摇颈子,摔胳膊,踢踢腿。领导也知道他这种情况,就是把工作混着,把身体搞好,什么都不重要,身体最重要。 N pIlQaMo4  
        后来和严华山没有什么联系了,有一次父亲去医保局办事碰见他了,看见他很诧异问:“你怎么搞成这样了。” kJ:5msKwC  
        他叹叹气说:“哎,我现在年纪也大了,都快六十岁了,快退休了,就没有怎么管它,于是便发展成这样了。” Boz_*l|  
        听父亲说:他现在已经看不到天了,但是他人生的任务基本已经完成,你不能和他比啊。 PyJblW  
        这两个人在我治疗强直的路上总是被提起,有正面和反面的,人生的路要自己走,病情不可怕,可怕的是已经失去和病魔斗争的心态,到那时就像严华山一样,精神一松,身体瞬间就弯了。
离线纸上生花
发帖
43
论坛币
1290
所在地区
湖北
只看该作者 59楼 发表于: 2017-03-12
十一  她叫陈虹
7pNh|#Uv'  
她的名字叫陈虹,一个与陈凯歌爱人读音相同的名字,并且美貌不逊于她,小时候看三国演义特别喜欢陈虹演的貂蝉,也许是上天想戏弄我一把,空降了一个美女在我身边,让我当一回吕布吧。 .6*A~%-=[d  
他父亲是老张手下一个项目经理,在做完万科润园别墅项目后,老陈(陈虹他父亲,我们都这么称呼他)把他女儿带到公司来,希望在老张手下实习一下。老张这个人对钱看的很重,实习可以,没有工资。于是他女儿就这样天天傻呵呵跟着我们打转。 h?b{{  
不知道是哪一天,我和陈虹撞衫了,不约而同都穿了一件粉红色的T桖,于是在同事们的串说下,我和她的内心都发生微妙的变化,于是开始了聊天,因为面对面坐着,低头不见抬头见,所以两个人的感觉进一步发生变化,那时候我应该算是第一次坠入爱河,以前初中、高中那是纯真的感觉,刚刚醒事,不算爱情,而大学由于自己内心的自卑,也追过,就没有谈成,这是第一个上了我的贼船。 ?w+T_EH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答应我的,也许她其实没有答应我,她家住在后九方村里面,我每天很早起来,走到她家去接她上班,说是接她,其实就是和她一起走到公司,陪她在上班的路上吃早餐,中餐屁颠屁颠的跟她带饭,下班送她回家,那段时间里感觉自己不是病人,除了走路有点像鸭子,其他和正常人一样 0IZV4{  
有一天下班,我约她到解放公园去转转,应该是从那天起,我们开始真正确定恋人关系,我依稀记得在解放公园后门的那一颗树上,我捡起一块带菱角的石头,在上面写着XX永远爱陈虹”。当时我们依偎在那颗树上,那种激亲澎湃的感觉犹如昨天发生一样。 ROS0Q9X  
激情过后便是理智,大家不要误解,我和她没有发生关系,只是恋人般的亲亲搂搂,回到出租房,兄弟跟我说:“这件事情你要考虑好,你能不能负责,况且他爸是公司的包工头,你要是扛不起这个责任,最好先不要发生关系,你小心他爸叫一帮工人来打你啊”。他的话真诚中带着诙谐,引起我深深的思考。 Tr8+E;;  
从哪之后,我还是依旧每天都去接她,每晚送她回家,但是没有刚开始的那种冲动,直到一件事的发生,一天上午我发展她脖子上面有深深的吻痕,我清楚的记得我没有种草莓,而且当时也不会,我就问这是怎么啦? l6~eb=u;9g  
她说:“蚊子叮的”。 '"&?u8u)  
我问了下兄弟,他经验丰富,从大学起我就当他电灯泡,什么痕没有见过。他一看就说:“这不是蚊子叮的,这是吻痕”。 )-mB^7uXGv  
我问他:“你确定吗?” 4d#W[  
他说:“我确定,一定是吻痕。” 86i =N _  
当时我的心就凉了半截,我心里那个恨啊,这可能就是由爱生恨吧,在我步步逼问下。她终于告诉了我实话,她说这是他以前的男朋友留下的。 B0:O]Ax6.^  
我当时血要吐一地,尼玛“初恋”变成“三角恋”。这叫什么事情啊!我平静了一下心情说:“既然是以前的男朋友,那就说明你们已经分开了。”我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eNNK;xXe#  
那知道她不答话,最后憋出一句:“我们在闹别扭,现在和好了。” O;w';}At  
哎!现在的年轻人不明白啊,她那时候还不到20岁,我就不明不白当别人的备胎,傻傻的蒙在鼓里,如果不是那个吻痕,这个小女孩还不知道要瞒我多久,我心里庆幸听了兄弟的话,没有和她发生什么关系,最后竟然出现精神胜利法,反正挨打的不是我,于是我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脚又慢慢开始痛了起来,知道下个人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