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广东省二院强柱在线文章专辑:与微信公众号同步更新
  • 12811阅读
  • 106回复

[原创文学]as的故事(连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黄山老松
 

发帖
355
论坛币
4164
所在地区
浙江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4-06-09
— 本帖被 涓涓细流妹妹 设置为精华(2015-12-07) —
      
得as四十年,人生的风风雨雨、甜酸苦辣,回味无穷。今暂以as的故事为题,以记录形式,与病友共享as人的喜怒哀乐。共分三个篇章:一为确诊前的发作期(13岁-18岁);二为确诊后的发展期(18岁-35岁);三为停诊后的稳定期(35岁-至今)。
1条评分好评度+5
尘龙 好评度 +5 优秀文章,支持! 2014-06-10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安慰
离线黄山老松

发帖
355
论坛币
4164
所在地区
浙江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4-06-09
                       第一篇章:确诊前的发作期(13岁-18岁)
一、 发病
1974年10月的一天,风和日丽,没有雾霾,空气清新。虽然,公路两边的桕树叶子渐渐落下地面,但一点没有秋天扫落叶那种忧伤的心情,跟往日一样,我与同学一起无忧无虑、说说笑笑行走在放学的路上。我出生在一个仅200户人家的小村子里,祖祖辈辈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农耕生活,出村先有一段田间石板小路然后有一段不宽的石子马路与乡政府所在地相连。即村子与乡上的初中有5里路。每天早上,我背着书包,手上提着中午吃的隔天冷饭和小菜。(学校不提供饭菜,仅仅把学生自带的装在饭盒里的冷饭加热,加工费是一学期六捆稻草,开学第一天家长会帮孩子将稻草挑到学校交给食堂,然后学校发一块拥有编号的牌子,用橡皮筋套在饭盒上。)放学时,同样是背着书包和拎着空饭盒小菜盒回家。那个年代虽然没有任何家庭作业,但放下书包后,大家都很自觉的背起草篮子,到田野里割一大篮子青草给家里养的猪吃。农民的孩子都是在田野地滚爬摸打、掏鸟窝、抓泥鳅玩耍长大的。
那天放学,刚走了一半不到的路,就在传说中有一位年青女子上吊自杀后被埋的坟墓地(附近群众称为“吊死鬼坟滩”)附近。一阵冷风吹过后,突然,我的右髋关节莫名奇妙的一阵钻心的疼痛。路上的石子很多,但不大,感觉脚也没被拌过,好端端的怎么回事呢?好不容易一拐一拐的走了三里地到了家。我就倒在床上,立即叫母亲到村里的医疗站买了只伤膏,贴在痛处。那一晚,我随便吃了几口饭后早早就睡觉了。
第二天,我在恶梦中痛醒。一看,左脚踝(昨晚是右髋关节疼)红肿发烫,爸妈感觉我的毛病不轻,医疗站的医生也许已无能为力。于是,老爸背上我去我读书的乡卫生院。一路上,我一会儿趴在老爸的背上,一会儿骑在老爸的脖子上,根本下不了地,把父亲折腾得够呛。卫生院的孙医生是本地名医。他从我的左脚踝内抽出了两针筒黄色的脓水,诊断为化脓性关节炎。并建议下午去县人民医院抓紧求医。
我兄弟姐妹5人,靠父母二人在生产队挣工分养家糊口,收入年年倒挂,那来的钱给我求医呢。中午,老爸把我背回家后,看着我疼痛难忍的样子,不知从哪里借了钱,又把我背到乡里去。因为,要去20里外的县城,只能到乡里乘汽车,且每天只有上下午各一趟车,票价每人2毛。
到了县人民医院,医生又拿起针筒抽水,针头在我的脚踝内荡来荡去,痛得我直咬牙,但我坚持着不出声,因为我是男子汉,这点痛我能挺住,事实证明,以后的痛有得我熬的。这次,医生没有抽出一点点脓水来,医生说我得的是风湿性关节炎,需住院医治。那一晚我一生第一次躺在病床上。(老爸连夜要步行20里路赶回家,第二天换母亲来医院照顾我。)那时,我根本没有意识到从此以后,我的人生之路会有如此多的磨难、曲折。一切的一切,无论在身体上、学习上、工作上、婚姻上、生活上……,注定与普通人不同。
10天的住院医治后,疼痛消失,出院,继续上学。谁知出院后连续五天的阴雨天气,左腿的疼痛又开始。从此,我踏上了一条一生难断的求医路。那一年,我十三岁。
离线黄山老松

发帖
355
论坛币
4164
所在地区
浙江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4-06-09
3?*M{Y|  
二、校内劳动锻炼 ^QXw[th!d  
    我读中学时,正是张铁生交白卷成为英雄、老师成为“臭老九”、听话的学生被称作“小绵羊”的年代,正是全体学生学工学农又学军的年代。我们上下三届学生不学普通话,从来没有接触过拼音字母的年代。小学一年级的语文第一课是“毛主席万岁”,第二课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初中英语书上的第一课是“Long long live chairman Mao” t;LX48 TQ  
     身为一名班干部,加上好强的性格所致,不但在学习上力争上游,(我在小学二年级后,跳级到四年级读书。)在工作上、劳动上也不愿落后。尽管我的关节炎有时要发作,时好时坏,但校内的任何劳动一次都没拉下。特别是每周六上午的义务劳动,我会带着病痛,坚持与同学们一起同甘苦。做红砖时,我会挑最苦的活干——挖泥、踩泥;开荒山时,挖起来的荆刺柴根总比别人多;拔油菜地杂草、割稻种田时,往往冲在别人前面;种番薯、蔬菜时,会从五里远的家中不厌其烦地带一担齐身高的粪桶、板士等劳动工具。有一次,学校的农场要建一排新房子,学校决定由学生将红砖搬运过去。之前,班主任从我走路的样子已发现这几天我的毛病发作了,劝我别参加这次劳动。迈着“向谢任岙进军,向虎头山挑战”(谢任岙、虎头山为学校农场所在地地名)的豪情,我毅然挑起四块红砖,大踏步地随着大部队向目的地进发。然而,远路没轻担呀,不但肩膀慢慢地红肿酸痛,我的腿也痛得越来越厉害。然而,一不可将我挑的红砖分加在别的同学身上,因为他们也筋疲力尽,二来不可以把红砖放在半路上扔掉。我休息了一会儿后,咬咬牙继续,尽管我是全校最后一位到达五里远的农场,半路上还偷偷的痛得流了泪,最后能完成这次劳动任务感到欣慰高兴,破涕为笑。 r}y[r}vk  
在病情稳定时,我像小伙伴一样顽皮好动。午睡课会偷偷的逃到小河里游泳;周末会上山抓蜘了、挖兰花;晚上会去偷生产队的脆瓜、甘蔗。还记得上下学的路上,每到顺路有拖拉机路过时,我也会像其他同学一样,在拖拉机即将开到身边时,开始发力助跑,然后,乘机抓住拖拉机车斗边缘,振身一跃,两手撑起自己的身体,算是搭车。一旦被司机发现,破口大骂不要命时,我们又会纵身跳下,看着别人被远远的甩在后面,心满意足。 {n'qKur xY  
在学校,还有一件事也令我终身难忘。我在课余时间参加了学校的理发小组工作。每天中午义务给男同学、老师理发。理发小组共5人,每天人均理发七、八位同学。当时这事属于新生事物,人人必须支持参加,学校的校长带头来理发室理发,到校外理发的男同学一律不能加入当时的“红卫兵”这个先进组织。那时,我最怕严校长,食堂的大胖师傅,每次认准我替他俩理。一个理的是平头,我怕理得不够平;一个理的是光头,怕刮刀刮破皮。工作后,我曾在日报上发表过“我的理发生涯”一文,他俩看到后,仅仅会心一笑,却不知道他们当时给我有多大的压力。另外,我还参加了学校的木工小组,将损坏的桌椅修理好。高中时,高考制度恢复,这些新生事物便成了历史。 =##s;zj(%  
初中二年,由于我坚持参加劳动、坚持完成学校规定的早跑。(当时学校要求我们一学年必须跑从老家到北京距离的路,每天早跑后登记公里数累积,教室后墙上的表格中,每人都有一面用大头针做的小红旗,跑到哪小红旗插到哪。)加上每天来回步行五公里,也算是经常锻炼吧。加上自己还年轻幼稚,根本没有把自己当作病人来看,该玩的时候玩,该快乐的时候快乐。除了天气变化偶尔有点疼痛外,病情的发展不明显,大多数时间,别人看不出我患有关节病。
离线黄山老松

发帖
355
论坛币
4164
所在地区
浙江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4-06-09
"El^38Ho  
三、生产队劳动 DE*MdfP0  
作为农民的孩子,从初一那年暑假开始,就要参加生产队夏收夏种“双抢”劳动。一个生产队,六、七十人,每天早上三点左右随着乡里广播站播放的音乐,起床吃早餐,然后到操场上集合,大家揉着还未完全醒来的双眼,望着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迎着凌晨还有点冷飒飒的微风,等到所有人到达后,浩浩荡荡的向田间出发。上午以收割早稻为主,下午以种晚稻为主。家中的主妇往往在操场上翻晒稻谷,不下田,但要抽时间给田头劳动的人烧点心烧饭。像我们这帮新手,上午,将大人们割下来的一束束稻谷捧到打稻人手里,整个上午来回要在泥地里跋涉好几十里路。下午,把大人铲起来的秧块叠在土筛中,然后由正劳力挑去给插秧人,或背、拖一堆堆晒干的稻草到某一高地,然后由大人叠成巨大的陀螺状草蓬。在劳动期间,大人们会时不时地讲一些传说故事或一些少儿不宜的笑话或让人猜几个谜语,来活跃一下气氛,缓解一下疲劳。这样的劳动一般会持续一个月左右直到立秋。 jW-;4e*H=V  
第一年,由于我吃苦耐劳,干活从来不偷懒,获得了2.8级的级分。当时在三十六位同龄人,(尽管只有200户人家,由于三年困难时期的积压后,那一年出生的人特别多。)只有三位得了这个级分,其余的都在2.42.6之间。(成年男性最高级分是10级,每干一天活计10分,成年女性最高级为6级。一年下来,如果整个生产队核算结果每天可得报酬1元的话,那么我干一天活就可得28分。我记得,那时,如果有生产队分红每天10级工超过了11角的话,会高兴得奔走相告,直夸生产队长管理有方。) cPpu  
第三年暑假,刚参加劳动的第三天下午,天下阵雨,当雨滴大时,大家就躲在草厂(草厂是由几根竹子和稻草搭成的,专门用于劳动期间休息躲雨的)中,雨小时,就背着蓑衣抓紧插秧。当时,我已经开始学插秧了。腿上时不时会被蚂蟥叮咬,脚底会被一种叫“田钻”的虫像针刺一样的刺你。但身为农民,这些已见惯不怪。那天上午,我的腿已开始隐隐作痛,到了下午就,在糊泥里拖不动腿直不起腰了,父亲知道后,心痛地让我回家。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到生产队干过活,只在家里负责为家人烧饭做菜弄点心。直到二年后,农村实行分田到户政策,我在病情较轻时还会帮家里下田干活。
离线黄山老松

发帖
355
论坛币
4164
所在地区
浙江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4-06-09
aVP5%  
四、宁波求医 GWgd8x*V  
母亲得知同一生产队的叔公要去宁波办事,央求他把我顺带到宁波中医院求医。 l8^y]M  
周六一早,5点起床,我的口袋里兜着5元钱,跟叔公到乡里一号客轮码头,乘船去宁波。当时的一号客轮美名远扬,船工团队曾获中央级荣誉称号。客轮分上下两层,下层载客,上层装货。沿江会停靠三、四站,还有几处摆渡船上下客。终点停靠在宁波老江桥的西侧大世界附近。 ZW>o5x__b  
那天叔公陪我到医院后,医生先要我抽血化验,待第二天报告出来后再诊断配药,所以我不得不在医院附近找宾馆住宿。经过一番折腾,终于在东门口一家宾馆的走廊上找到一张空床铺,得以过夜。与叔公说好明天下午十二点在一号客轮码头会合后回家。一生第一次单独出门单独住宿,加上叔公再三关交,千万别到外面去,万一被人拐走就不得了。所以,我心里十分害怕,把4元多点钱藏在内衣口袋里,和衣就睡,一直到半夜时分,才在迷糊中入睡。第二天,一早就醒来,因为没有粮票,早餐的大饼油条不能买,就饿着肚子等在医院门口。待我拿到化验单时,发现我的血沉数据是72 .:8[wI_f  
72数据,竟让我做了一件十分耻辱又十分好笑的傻事。我当时知道,正常人的血沉数据是0-20,并想当然的以为最坏的数据为100。既然我得的是72,就以为我身上的大部分血已经坏了,生命即将走到尽头。既然生命即将失去,何不在还有一口气的情况下好好享受一下放纵一下呢。于是我毅然走出医院,决定把求医买药的钱挥霍掉。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要去离宁波市区不远的天童寺看看,去天童寺并不是去求佛保佑,是因为我所知道的,附近就只有这么一个景点可以散散心。好不容易找到了车站,正好有一班车去天童寺方向。 `$at9  
一个人行尸走肉地在天童寺内逛了一遍,事后一点也回忆不起究竟看到了什么,反而有点借酒消愁愁更愁的感觉。从寺院出来就等车回家,先到盛垫再转车到横溪,已是下午4点。由于横溪不是属于我家所在的县,所以没有班车相通,这是我意想不到的。而横溪离家有二十里地呢。怎么办?在到达横溪时,我已经把剩下多余的钱都买吃的了。在横溪再过一夜或再返回宁波,从宁波回家,皆是不可能的了,况且叔公在宁波找不到我,回家后又不见我,肯定会急死家里所有人的。我唯一的选择是连夜步行回家。一拐一拐的一会儿就走得满头大汗,这狼狈样实在是十分难堪。我走几步一回头,目的是想拦车搭车。走了将近十里光景,一辆装沙石的拖拉机总算被我拦了下来。好心的司机答应给我搭一下便车,但45里后,车子要拐弯了,我又得步行。那时天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人既饿又累,走的速度也越来越慢。急中生智,突然想起,不远处有位表兄在那儿的供销社工作,决定找他帮忙。 glx2I_y  
很幸运,表兄的单位正好那天晚上组织员工去乡电影院观看样板戏,我再次搭上顺路车,安全回到温馨的家。已经急得不得了的父母,本想开口骂我擅自离开的行为,见我痛苦的样子,只能一股狠一股疼。因为我的这次无知不孝的做法,让我内疚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慢慢淡忘。
离线黄山老松

发帖
355
论坛币
4164
所在地区
浙江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4-06-09
/lJjQ]c;>  
五、午夜求医 4.Z(:g  
凌晨三点,父亲就把我叫醒。只见门口放着一辆手拉车,车上铺着一层稻草,稻草上铺着一张席子,车的后半部分平放着一把竹椅。我半躺在椅背上后,父亲就饿着肚子拉着我赶路了。 O&V[g>x"U  
那天天气很好,月亮高挂,星星点点,父亲矫健的身子拉着我大踏步的向前行走,邻家的一只狗一直跟着我们,一会儿在前一会儿在后,并不时的在路边撒尿,做着回家路的标志。当时我只知道父亲要拉我去一位姓顾的医生那儿求医,但并不知道顾医生是在哪儿行医。我躺在手拉车,时而数着星星,时而数着路边的电线杆子,又时而数着右边的山一座座山头……。突然,一种莫名其妙的念头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为什么父亲要这么早拉我出来?为什么一直行走在山边?为什么拉了这么还没到达目的地?难道是父亲被我折磨得受不了,想把我拉到大山深处扔掉?拉这么久这么远是为了让我再也找不到路?如果我真的被父亲抛弃在山中,我该怎么办?我一直胡乱地想着,又默默地记着沿路有高大的高压电线相伴,如果我被丢在山中的话,我先找到高压电线,并且顺着电线找回家。父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老实农民,勤俭朴素,话语不多,但在我们儿女心中,还是威严有加,我当时不敢问父亲,究竟要拉我去哪儿。 s@~/x5jwCs  
二个小时多后,天刚开始蒙蒙亮,父亲把我到了横溪,车子停在路边,父子俩各吃了一碗宁波特产圆子汤个。父亲悄作休息后,又继续拉上我行走在山间,到横溪之前只是右边是山,过横溪拐弯后,行走在两边都是山的路中。这是,一路跟在我们身边的邻家狗不见了,很担心它会迷路。不过,晚上回家时,狗狗在村口摇着尾巴,早早在迎接我们了。 X`1p'JD  
八点半,我们到达了顾医生上班的某卫生院。顾医生是当时鄞、奉两县闻名的名中医,,望、问、闻、切后,给我开了十五贴中药。 r?^"6 5 =  
其实这个卫生院,就在离我家五里远后翻过一座高山就是。只是从陆路上走,来回要走将近八十里路。 m gVML&^  
父爱是伟大的,父爱是无私的,我从来没有在父亲面前说过我爱你,可是在内心真的是说不尽的感激。 sJ~P:g  
离线黄山老松

发帖
355
论坛币
4164
所在地区
浙江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4-06-09
六、翻山求医 |>2: eH  
     父亲用手拉车赶了八十里路拉我求医后15天,配来的中药服完了,该去复诊了。一来我真的不忍心让父亲再次遭遇如此劳累为我求医,二来怕父亲生产队劳动请假天数太多,影响收入。我下决心自己独自翻山去顾医生处复诊。本来,父亲先拉我到五里远的山脚下,然后我自己翻山过去,但生产队出工的时间不允许,我拒绝了。 XLb0 9;  
     带上钱,我一人出发了。母亲在家门口一直看着我远去,我感觉母亲的眼里充满着泪水,毕竟我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她知道,我走起路来还是有点疼的,她担心我是否能顺利地翻过大山,能不能安全回来。她一再叮咛我,如果走到半路走不动了就回来。 Hku=pr3Gn  
     尽管走一步就痛一阵,我怀着对康复的迫切愿望,坚强地向着光明前进。几年的疼痛磨炼,我已经很能熬疼了。五里平路我走了1个小时,但我不怕,每迈一步,就会离目标近一步。 fsvYU0L  
     山脚下,是本地的县林场所在地,我打听完上山的路后,开始登山。也许是林场开采出来的一条崎驱山道,弯弯绕绕,两边的树林十分茂盛,到处都是鸟鸣声,偶尔会有我们称作为“四足蛇”的小家伙被我的打扰而匆匆在我面前窜过,使我一惊又一惊。我在路边拣了一根木棒,慢慢地吃力地向上爬行,汗水;;很快湿透衣衫,但我义无返顾,我坚信只要坚持没有做不到的事。越接近山顶,我越感到爬不动了,我十步停一停二十步息一息。待我到达山顶时,眼泪总于控制不住夺眶而出,反正荒山野林的身边没人,我一人坐在地上尽情地哭了好一阵。山顶的风很大,汗水将衣衫与身体贴在一块,被风一吹又打起寒擅来。站起来看着上山的路,突然我止住眼泪,我想我应该高兴呀,因为我已经完成了今天任务的四分之一了,于是拿起木棒拐杖继续出发。 ~@P)tl>  
     本以为下山要比上山好走,谁知由于两腿疼痛,四肢无力,加上下山的路有点陡。一抬脚,似乎身子要滚下去一样。怎么办?我不敢正前向前走了,我转过身,四肢着地,手脚并用,一步一步地向山下退,我真的在爬山了,而这时,我的眼泪又伴随着汗水滴在下山的路上。整个爬山过程中,没有碰到任何一个路人。 }OrYpZob  
     赶在上午卫生院下班前,我到达医院。我没有吃午餐,压根儿没想过要找饭店吃午餐,我知道,回来时要带着一包中药,对我来说会更困难。所以,我一刻也不能担误时间。 d#\W hRE  
     这次求医将近三十年过去了,我不知道当时是怎么爬回来的。印象最深的是,当我翻过山后到山脚下讨水喝的情景永生难忘。那时,夜幕即将来临,我又饿又渴,拐着腿,微弯着腰,手里拎着一袋中药,几近虚脱。在我路过河头村时,找了几家都没人,后来敲开了一家点着灯的人家,一位老大娘开的门,她端给我满满的一碗水,我一股儿的一口气喝了下了。当我说声谢谢后。老大娘一句“你走慢一点”,当时真的使我十分感动。 x?L hq2  
离线黄山老松

发帖
355
论坛币
4164
所在地区
浙江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4-06-09
七、 “活菩萨”处求医 ]a/'6GbR  
     我的病一直反复,邻居老者抱怨我的父母在第一次发病时,为什么不到“吊死鬼”坟滩去烧香烧冥币。如果烧一点的话,也许结果不会这样。其实这不能怨我的母亲,七口之家靠父亲一人挣工分完全不够养活一家,所以,母亲在我记事起,每天干活不断,几乎天天晚上点着煤油灯做到十点,主要是为村里的麻纺厂解麻绳,纺麻线,后来,又每天凌晨3点去麻纺厂轧麻绳,因为早上6点左右就有人要来拿轧碎的麻丝回家纺线,一天不得休息。因此,除了父母不太相信迷信外,没有时间也是其中原因之一。 ]MAT2$"le  
     那年刚放寒假,母亲听别人说,离家三十里远的桐照乡,有位“活菩萨”,看病十分灵念。于是叫我去试试,真的病急乱投医呀。 gj+3y9  
     病了三年后,我的自卑性格逐渐形成,本来活泼好动的一个人慢慢变得安静不愿说话,在体育课,看着同学们飞奔在操场上会暗自悲伤。 xK;e\^v  
     但为了能医好我的病,我什么都能忍受,什么都想尝试。带上不多的钱,在母亲再三叮咛路上小心后,我到乡上乘车到县城,又从县城转车到桐照,人生地不熟的我感到好孤单呀。因为桐照是家乡的一个小渔村,咸滋滋的空气使我很不适应。我当然没有心思去村边望望大海,看看渔船。下车一问,就轻意的找到了“活菩萨”所在的家。 sX:lE^)-z  
    “活菩萨”家门口等着许多求医的人,有一位男的手里拿着号牌,看见我过来问:“小朋友,你也是来看医的吗?”“是的。”“你的父母呢?”“他们没来,只有我一人。”这位男的惊奇的看了看我,递给我一块牌子,写着36号,叫我等在外面排队。到了午饭时分还没轮到我。这时,这位男人说,“各位对不起,活菩萨要吃午餐了,你们先回去,到下午菩萨睡一觉醒来后再给你们看病。”等在外面的人一下子都各自分开去找吃的,我呆呆的楞在那儿不知所措?傻乎乎的坐在石阶上,想着今天不知能不能赶回家,担心着回家的车子是否还有没有。不久,从家里面出来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原来是菩萨附体的她。刚才那位男的是她的丈夫。在丈夫做午餐时,她把我叫到她家里。她看着我感觉我很可怜,就叫我与他们一起吃午餐。更令我感激的是,她竟叫我在她家待三天,说连续三天看病才有效果,我说一来我带的钱不多,二来父母在家等我回去。她说,你父母知道你来这儿看病的,不会过份担心的。令我惊讶令我感激的是她压根儿没有提钱的事,于是我决定住下来。 <xn;bp[  
    她家是木结构奋斗楼,上下二层,一楼是做饭吃饭的地方,二楼是睡觉的地方,用木梯上下,我与她家十岁儿子住一床。 wFL3& *  
     下午,我被叫到下面看病。只见她点上香烛,闭上眼睛,哈欠连天,口中念念有词,一会儿又唱起歌来,原来菩萨又附上身了。然后,菩萨叫我坐在一把小椅子上,不知用什么东西,一针一针的挑着我的头皮,在背上也挑了几针,然后在被挑的背上拔着火罐,大约十几分钟后结束,给了我一包药粉服下。不知是心里作用,还是药粉里面放着止痛的成份,那天晚上,感觉疼痛有所缓解。 U CY2 ]E  
     这样,连续三天,我看着一拔拔病人,来来往往,似乎对活菩萨十分信任,有些讲起来神乎其神的样子,感觉十分满意。医治方法大同小异,针挑拔火罐服药粉,然后买冥纸锡纸。 M!{'ED  
     第三天下午,我除回家乘车的钱外,都给了“活菩萨”,显然,这些钱是远远不够求医和食宿的钱。我十分感激的带着一份依依不舍的情感告别“活菩萨”。但是,回家后第二天,疾病症状依旧。 ow.6!tl0=h  
离线黄山老松

发帖
355
论坛币
4164
所在地区
浙江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4-06-09
八、老中医处求医 ;NsO  
    读初中时,由于每天要步行五公里上下学,即每天进行锻炼。左腿虽然会发作疼痛,但在平时,人家看不出我有疾病的。 zWIeHIt  
    高中的最后一年,我去县一中读书,成了一名寄宿生。由于高考制度刚恢复不久,学校教学抓得非常紧。 m0( E kK  
     我永远无法忘记,那一年正月初六,我表兄结婚。初四高二学生开学。在正月初三下午,我那正在与我姐找对象的姐夫,用自行车把我载到二十里远的县城。我们当时住的是学校大礼堂改成的大宿舍,整个大礼堂分隔成两部分,一半是女生住的,一半是男生住的,几百位学生都住在上下二层的床上,每天晚自学结束时,人声鼎沸,久久不能平息,熄灯后,生活老师每晚要催促好多次才鼻声四起,但偶尔在半夜被不小心从床上掉下来的声音吵醒。 1^{`lK~2  
    一般学生都是初四一早来学校报到的,所以诺大的大礼堂宿舍只有我一个人,而那天晚上天又下着雪,我真的感觉既孤单又无助。在寒冷加恐惧中入睡。 i_U}{|j  
    读书期间,每天5点左右,大家陆续起床,然后在早餐前,跑到学校旁边的山上,靠在一棵树上背英语背语文背政治,中午晚上做大量的数学物理化学练习题,没有了美术音乐课,连体育课也成了奢侈。一整天扑在课桌边读呀写呀,久而久之,我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腿越来越疼了,腰也直不起来,背开始弯了。走起路来,有时靠用手支撑在大腿上才行。 slvq9,  
    打听到离县城不到十公里的江口乡,有位白胡须老中医,专治跌打损伤、风湿疼痛。于是,每到周末,我就去他那儿求医配中药。母亲给我买了一只煤油炉子和药罐子,每天中午,别人在教室自学时,我在寝室里边看书边煎药。 /EFq#+6  
     有一次,在我未关煤油炉的情况下,拿起药罐子准备把第一份药倒出来时,煤油炉的火“轰”一把窜了起来,蚊帐的毛“滋”的一声,差点造成火灾,成为一中历史上一大新闻。这件事让我后怕了很长一段时间。 ixw(c&gL  
     老中医的中药剂量很大,每帖有二十几味药,大多以去风湿消炎症滋补为主,我共服了三个月。整个一学期的周末,我没有回家,都在求医中。一月一次,妈妈为我送钱送米送小菜(咸菜为主),妈妈不舍得2角一趟的汽车费,背着几十斤米(当时学校食堂是以米换饭票的,只有居民户口的可以用钱和粮票换饭票)步行来回四十里。一位妇女要有多大的决心为培养孩子如此劳累,如此花费心血,简直无法想像。 .JAcPyK^  
离线黄山老松

发帖
355
论坛币
4164
所在地区
浙江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4-06-09
九、因病落榜 'ZnIRE,N  
      高考的压力,使身体越来越糟糕。但功夫不负有心人,通过努力,我的文化成绩超过录取分数线48.5分,属于比较优秀的成绩,尤其是数学,以一分之差名列全市第二,获得了体检资格。 =`p&h}h-L  
      整个村子沸腾了,大家奔走相告,因为高考制度恢复不久,村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大学生,我可能成为村里的第一位大学生,荣耀祖宗,我家来了不少来慰问的父老乡亲。 xzikD,FV  
      但是,我并不十分乐观,我知道一旦体检不合格,是一票否决的,不像现在残疾人也能上大学,只是限制部分专业。 dDlG!F_=  
      在参加体验前一天,我来到乡里中药铺,想碰一下运气,购买到止痛效果女的药,以致于不会让体检医生看出我的身体有毛病。店里有位五十多的妇女,到知道我的来历后,十分热心,特意到家里拿了一小包药,神秘兮兮的偷偷塞给我,说效果十分好。后来,我得知是几粒罂粟粒。 UqtHxEI%R~  
      第二天是体检的日子,理科生上午,文科生下午。体检的地点在县城城里厢的武装部所在地,离人民医院只隔一条小溪。我还是由姐夫陪同乘车到县车站。 (@Zcx9  
      那天吃了药店好心人送我的药后,真的感觉一点疼痛也没有,我暗自高兴,从内心感澳,一旦体验通过,一定要专门登门感谢。体检开始,先从检查五官,再是血压心跳等,当然一切都是正常的。谁知到最后一关,裸体检查时,医生发现我的背有点异常。他没有在体检表上敲上合格的章,也没有把表格交给我,却要我自己到医院拍X光片确诊是否合格。其实,在我走后,医生在体检表上,已经把我判了死刑——不合格。只是我还是蒙在鼓里而已。与姐夫一起到医院拍了片子,暝暝之中感觉上大学的希望已成泡影,两人像泄了气的皮球,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迈不开步子。两人没有说一句话,垂头丧气地行走在去车站的路。走到电影院门口的地方,马路对面有人叫了声我的名字,我抬头一看,是我初中时最要好的同学——川,当时我是副班长,他是学习委员,我们俩曾经不但是铁哥,也是竞争对手。我们竞争的不是在学习上,而是在记忆上。当时,县广播电台每晚会播放“封神榜”之类的走书(一种地方曲艺)。我俩准时收听,然后,把听到的内容尽量一字不漏的把它回忆出来记下来,第二天,两人一对,看谁的错误少。错误多的要被错误少人打几下手心。高中后,他读文科,我读理科。 u~'OcO  
     当时,我的心情一落千丈如在深渊,他却一蹦三跳兴高采烈的前来体检。一来一去,两人似乎一个走向地狱,一个走向天堂,形成鲜明的对照。事实也是如此,后来,他考上了厦门大学,而我回到老家为找到力所能涉的工作而苦闷。 i6>R qP!69  
     第二天,我们按照医生的意思,到医院取拍的片子。结果被告知省招生办的人拿去了。问医生检查的结果是什么,答:强直性节柱炎。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病的名称。也算是第一次确诊我得的是as,因为以前,一直认为我得的病叫风湿性关节炎。从医院出来,我们去了头天体检的地方,显然已是人去楼空。农村里长大的人,那时根本没有考虑到要不要去招生办问一下,其实,当时压根儿不知道还有招生办这样的组织,当医生说体检办拿去时,还以为大学招生的人拿去的呢。大学录取的消息显然等100年也无济于事。 .#!mDlY;  
      回到家,尽管安慰的人不少,尽管自己告诉自己,天无绝人之路,船到桥门自会直。但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最后腿疼得连动一下都钻心的痛,下不了床,出不了家门。父母只能请医疗站赤脚医生上门打青霉素,服阿斯匹林、水杨酸口服液。 GZ3/S|SMP  
在线红豆豆

发帖
2096
论坛币
682796
所在地区
国外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4-06-09
不忍心打断你的故事,那个时代的生活场景是那么简单,亲切,感人,儿时的回忆总是虽然痛苦但也有一丝丝温馨。
万事自有天意。
离线周瑜比
发帖
19
论坛币
402
所在地区
河北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4-06-09
没有得过这种病的人,永远都不会了解病人,有时还会冷嘲热讽的,两病人坐一起的时候,走会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是不是咱这种病人都会自卑呀!我感觉我就是您的翻版呀!不过我比较小,还是条件稍好一点吧
离线下不了车
发帖
5
论坛币
40
所在地区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4-06-09
期待更新
离线东大大兵

发帖
246
论坛币
36907
所在地区
辽宁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4-06-09
文笔好,继续,期待下文
Everything has its beauty, but not everyone sees it.
离线尘龙

发帖
3525
论坛币
54104
所在地区
上海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4-06-10
每个老AS的经历写出来,都是一把辛酸泪啊
AS完全手册http://www.as-sky.com/asbbs/as/thread.php?fid-1019.html《风湿家园——AS/RA之友》|http://www.as-sky.com/asbbs/as/read.php?tid-348071.html
离线同是天涯

发帖
804
论坛币
17373
所在地区
广西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4-06-10
精彩继续,楼主快点上菜……
离线回肠荡气

发帖
2030
论坛币
175698
所在地区
山西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4-06-10
写了许多自己的经历。。。。其实这也是一种锻炼。。。就看你怎么去看待它了。。。 加油。
发帖
59
论坛币
580
所在地区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4-06-10
感谢分享,昔日的苦难经历,都成了人生中不可多得的财富!经历了这些,还有什么事能够难住你!
离线雾天
发帖
47
论坛币
460
所在地区
江西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4-06-10
LZ的经历与我也太相似了。我现在58岁,1973年患病,时年17,。今天想早点睡觉,明天慢慢看完再多说
离线周瑜比
发帖
19
论坛币
402
所在地区
河北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4-06-10
还没更新呀!都来了好几次了